政策法规

缅甸对华木材生意的政策
来源: 发布时间: 2013-4-28 20:20:12 浏览: 1569
 

    一些国际环保机构在2006年初表示,缅甸克钦邦地区的军政府势力似乎已禁止采伐及运输木材,而且也压制了非法把木材出口至中国的势头,政府军方控制地区的木材业几乎停顿下来;而克钦邦内各民族武装管理的地区依然我行我素。克钦独立军领导人就公开表示,缅甸军政府要求暂停木材贸易并不是为了保存森林,而是以打击各民族组织的势力为目的。

    众所周知,在国际社会千夫所指的毒品种植在缅甸北部渐渐去除后,征收木材税、矿产税已经成为各地方民族武装停火组织的主要收入来源。

    郭超说:“这样的压力下使许多木材商人不得不离开中缅边境,有的转去其他国家继续做,有的转行了,当然还有不少商人一直在等待、观望中国政府的政策会不会松动。事实上只要中国这边一开关,缅甸那边根本就控制不住。”他表示,一些“有关系”、“有实力”的公司和商人仍然能够弄到各种《核准证书》,顺利通过海关和林业部门的重重检查,“不过数量明显少了”。

    目前,在云南的拉邦、弄岛、片马和勐阿等边境口岸上,中国方面仍然有许多以前囤积的缅甸木材待销;而缅甸方面则或明或暗地堆积着许多原木,商人们都在寻找机会将其运入中国。在云南省怒江州、德宏州、临沧市和保山市等边境地区的公路上,仍然不时可以看见满载缅甸原木的大卡车。


    2007年7月,云南省的缅甸木材因货源短缺而价格暴涨:克隆木枋从4600元/立方米急升到4900元/立方米,金丝柚也卖到5500元/立方米,宽板无节板急涨到6300元/立方米,云南白木每立方米也升了200元。其中除了“国内物价上涨”、“运输成本因控制超载和油价”等因素,更有“产材区缅甸政事不稳,木材采购成本增加,且量还不能保证”、“产材区原材近半年来出现暴涨,使木材商前段时间出现观望,导致商家木材库存出现短缺”及“缅甸政策影响出口木材增加了木材指标的相关费用”等。

    据昆明海关统计,2007年1至7月份,云南省木材进口下滑趋势继续,进口5385万美元,降幅达42%。

    云南省德宏州商务局副调研员李建军在2006年表示“中缅边贸遭遇‘阶段性困境’”,他认为缅甸木材和矿产品等资源性产品的限制性进口政策,对缅进口可能会持续走低,对缅出口将快速增长。

    李建军说,缅甸土地资源丰富,4500万英亩可耕地中还有2000万英亩可以开发利用,中国企业可以利用“替代种植”项目,开展对缅甸的投资开发。他表示,到目前为止,从未有中国企业到缅甸北部地区做过大生意,在征得缅甸政府支持后,他们将引导企业开拓这片市场。

    “事实上缅甸的木材进口被限制只是影响了一小部分中国商人的利益,而不会对整个中国的木制品、家具市场造成影响,原因是还有地方可以完全取代这些空缺。”来自上海市的木材商人程先生认为,“2007年以来,中国进口木材的主要品种原木和锯材中,仍是从俄罗斯进口的北洋材在唱主角。俄罗斯远东森林资源十分丰富,中俄两国接壤互为地缘优势,对森林的采伐、加工、运输极为方便,而且成本比俄木材运到其他国家都低。”

    劳工的命运

    时局动荡的缅甸,其松散的国家资源监管体制使中国商品、贸易商和工人容易在相对没有阻碍的情况下进入了缺乏生产能力的克钦邦和掸邦密林。云南省的一名东南亚学者指出,从积极方面看,贫穷的缅甸消费者喜欢中国出口到他们国家的廉价商品,地方军阀更喜欢中国商人能够把他们的资源变成现汇,以便于他们有能力购买维持生存最需要的物资和装备。而对于拥有木材森林的克钦独立军、佤邦联军和果敢同盟军等地方民族武装首脑们而言,中国商人们早已经被证明是“务实、肯干的经济合作伙伴”。

    近10余年来,中国少数劳工在不法商人的雇佣下,逃避边防检查,绕关避卡,非法出境到缅甸伐运木材、开采矿石,一步步向缅甸腹地,向缅印边境推进。在缅甸北部,中国商人投资者除进入林业外,还进入采矿业、农业及零售等多个行业。几乎在所有的项目中,中国商人都引进了中国公民从事工作,同时把当地劳动力排除在外,这种做法激怒了缅甸人。

    “我们需要钱,需要技术,但我们不缺乏劳动力。”一名缅甸官员表示。但是中国商人对此解释是:缅甸当地人语言不通,不听指挥,“最关键是懒惰,远不如中国工人能吃苦”,“需要有经验的人在密林里工作,缅甸工人很难因为工钱愿意去冒高温和疾病的痛苦”。

    到缅甸工作的中国人主要有两大类,一类是在缅甸的大城市,从事进出口贸易和开设工厂;一类是集中在中缅边境地区,主要从事服务性行业,靠出卖劳动力谋生。他们的总数有多少,一直是一笔糊涂账。

    2006年,缅甸政府向中国遣返了800余名非法务工的中国劳工。通过中国公安部、外交部、商务部与缅甸政府会谈磋商,中国驻缅甸使馆积极交涉,以及云南省公安、边防、外事、卫生和检验检疫等部门的通力协作,该年5月27日中午,首批被缅甸遣返的86名非法出境伐木采矿务工的中国公民,通过云南省西双版纳打洛口岸回国。

    随后,又有427名中国劳工于6月17日在云南省德宏州陇川县章凤口岸被成功移交中国政府。这些人员大多来自云南保山、德宏等地,因非法出境帮老板伐木而被缅方抓获,依据缅甸法律,非法入境判刑5年,砍伐林木判刑7年,因此,大多数被遣返人员都被判了12年刑期。这些人中,最长的在缅甸被关押8个多月。

    2007年8月11日,64名中国公民又从章凤口岸被缅甸政府遣返中国,他们中的大多数同样是因一些不法商人的雇佣,绕关避卡非法出境伐木、采矿而被缅甸警方抓扣的。

    事实上,早在2006年4月5日,中国外交部提醒赴缅从事相关商务、劳务活动时,必须遵守缅甸法律,以免给企业和个人造成损失,“缅甸中央政府规定,未经其中央政府批准,任何组织或个人不得与外方签订资源性开发合同。任何未经其中央政府同意的伐木、采矿等活动均为非法行为,从事此类非法行为的人员将被抓扣,并可能面临长期监禁的刑罚。”

    在缅甸腊戌、八莫、密支那和曼德勒等一些监狱里总是关押着在缅北地区从事非法伐木、开矿等工作而被抓的中国劳工,他们都被缅甸法庭以非法入境和非法居留判处数年的监禁,然后等待被遣返回国。那些非法中国劳工都是被中国一些非法公司雇佣到缅甸工作,最后被缅甸军警联合抓捕关进监狱,自然吃尽了苦头。一名幸运被遣返回来的云南省腾冲县劳工说:“一些被抓的中国劳工莫名其妙就不见了,不知道是被老板赎走了,还是死了被扔掉了,反正缅甸的监狱里一直都有中国人被关着。”

    2005年8月缅甸仰光发生大学生游行后,缅甸政府多次派出军警进行抓捕和驱赶,并且多次发生拘禁中国在缅伐木工人事件。与此同时,缅甸政府为了打击内部腐败,对部分海关、外贸等政府执法人员和商人实施抓捕行动,导致一些缅甸老板纷纷出逃。缅甸政府对外贸也采取了更加严厉的管制政策,特别是缅甸通过北部木姐市“105码”对出口的海、水产,农产品实施一般贸易管理,对中缅贸易产生很大影响,甚至“替代种植”计划项目进口也受其影响而大幅下降。

    缅甸政府的行为使一些中国商人“经济上受到了损失”。云南籍木材商人郭超说:“我们做木材主要是与‘山兵’(克钦独立军)合作,但是又经常被政府军拦截,要么把木材扣下、罚款,要么把工人扣下;如果老板愿意拿钱去赎,工人们就可以回来,反之就将被投进监狱;这个过程中会有一些工人被打死打伤,但是在缅甸的森林里没有人管得了。”

    “关于与缅甸的合作,中国政府的态度非常明确。中国政府从来不允许中国公民越境到缅甸从事非法伐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在20012年5月31日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缅两国政府加强边境管理,打击包括非法伐木在内的各种违法犯罪活动,并取得明显成效。”

    消费带来的紧张局势

    美国一名环保活动家说:“西方消费者正在缅甸和其他国家留下强烈的生态印记。缅甸木材变成美国人的家具,要不是他们有需求,木材贸易根本不会存在。”

    来自上海市的木材商人程先生也认为:“只有人们减少对木材使用的依赖,砍伐缅甸森林的情况才可能得到慢慢遏制,否则政府采取任何措施都是事倍功半,根本挡不住希望从中获利者的欲望步伐。”

    目前,中国的木材生产已经从以天然林为主转变到以人工林为主,木材的自给率约80%,即国内的木材消费量有2/5依赖进口。著名林业学者沈孝辉表示,由林木生长长周期所决定,中国木材依赖进口的局面,短期内恐怕难以根本转变;而珍贵用材树种依赖进口的局面,在可预见的将来(至少两代人时间内),也难以根本转变。

    长期以来,作为中国从陆路通向印度洋的通道,中国与缅甸有着特别的友谊,双边经贸合作不仅开展得早,而且发展十分迅速,中国已成为缅甸的主要贸易伙伴和外资投资国,尤其是与缅甸有着广阔边境线的云南,中缅贸易非常活跃,“缅甸北部也因为靠近开放的中国而繁荣”。

    包括缅甸、老挝在内的许多国家一直对日益渗透的中国商人的影响爱恨交加,因为中国商人带着廉价商品来到的同时,也会带走当地的资源。这些国家拥有大量的原始资源,本身却又没有能力开发利用,这给外来的投资者留出了巨大的空间。

    2012年5月28日,缅甸林业部国家林业公司举办2012/02次木材出口招标会,成交木材量(柚木原木)为2315.75吨,共有国际国内80家公司前来参加竞标,分别为:欧州国家公司16家、新加坡公司19家、泰国公司20家、日本公司4家、印度公司4家、印度尼西亚公司4家和缅甸公司11家。

    “很多人都奇怪为什么没有一家中国公司参与,事实上中国公司没有兴趣参加这样的招标会。”云南籍木材商人郭超说,“因为中国的木材商人们一直与缅方有着特殊的合作方式,特别是与一些地方民族武装首领的合作,在利益得失上一直都很默契,对于目前遭遇的情况都还在观望,所以不可能突然改变获取缅甸木材的方式,更何况参加缅甸政府的正规招标会需要重新核算成本,以往所有的游戏规则都会被打乱。”

    然而,商人们贪婪的非法采伐不仅给中国商人的声誉带来了负面影响,而且这种负面影响正在扩大——一些非政府组织指责中国是非法采伐的集散地,损害了中国的形象,包括曾经备受国际社会赞扬的中国政府对缅北和金三角地区实施的毒品替代种植工作也遭到质疑,因为有些中国商人在栽下经济作物之前砍伐了一些树木,这让国际社会的一些人怀疑,该项目中有些中国商人更多的是为了获得贵重的缅甸木材,而非为了帮助当地人禁种罂粟。

    “这样的情况如果处理不好,将形成个别中国不法商人伙同当地武装首领赚了钱,而中国政府却背上黑锅的局面。”郭超说。

    “没有人会只为缅甸人考虑而不顾自己的利益。”缅甸克钦独立军外联部的一名军官说,“我们喜欢中国商人直来直去说话的方式,他们只要得到他们想要的,就可以把钱付给我们,没有别的附加条件。”

    他还表示:“我们也要生存,也要发展,不可能空守着这么多木材、矿产受穷、饿死。希望国际社会看到中国商人为我们修了许多公路、房屋等基础设施,教会了我们许多新的生活方式,而不是仅仅带走了我们的木材和矿产。”
 


上一篇:进口木料势必增加
下一篇:缅甸对木材贸易的抗议
放大 缩小 打印
一共有0条记录 当前页1/1 次序 1-0

 

 

 

友情链接:广州翔尚家具 广州定做衣柜 广州衣柜厂   家具定制广州橱柜厂 衣柜厂家 橱柜厂家
                     

 

 

 门市电话:020-82379835 厂部电话:020-82558695 热线:18926100493(肖小姐)QQ:1156648390

版权所有:科洛尔定做衣柜定做橱柜 粤ICP备09048302号

联系地址:广州市黄埔区文冲葵龙尾1号(黄埔客运站附近)邮箱:gz.keluoer@163.com 网址:www.keluoer.com